Rhea Silvia

沉迷莫扎特,底线萨列里。
近期疯狂磕法兰西。
音乐剧,西音史,法革,凡尔赛,中土,梅林传奇,hp,童话镇,加勒比,复联,x男,fgo,镇魂,默读
白月光莱格拉斯&洛基
cp杂食 基本都吃

【魔戒/加勒比】Wish Upon A Star ⑶

这章怎么改都感觉好别扭啊……女神们我对不起你们啊_(:з」∠)_
下一章大概就能回中土了吧,小天使们别急哈
前文点头像
谢谢所有看了前两篇的小天使们~❤️
————————————————————
Chapter 3 Calypso

“你还记得你对着星星许了什么愿吗?”
Legolas在昏迷的一刻听到了这句话。
***************
“嘿!我们到了!Calypso的神殿!”
“好美啊!”
“太壮观了!”
“和Davy Jones根本不是一个画风!”
“真不知道当年Calypso看上Davy Jones哪里了!”
海女神的神殿并不在海底,而是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岛上。女神不想见的人,是不可能找到这个地方的。
然而在这种时候丝毫不为神殿所动的Will就显得很不一样了。
“父亲,你觉得这神殿怎么样?”
“很美,比人类的建筑要美得多,但还有更好的。”当然了,也就和精灵的建筑水平差不多嘛,人类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他想。
可惜人类们还真的没见过精灵的建筑。
“更好的?你见过?在哪里?”Jack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见过比这神殿更好的建筑?你们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又是反问。这次Jack总算是找出一句反驳的话:“我在这个世界上活得比你来的久,小孩子,我在海上的时间也比你更长。所以,我想知道有什么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都没去过的地方,你却去过了。”
“Jack,世界那么大,总有些你没去过的地方。而且巧的是,我正好去过了。行了,既然Calypso愿意见我们,那就快点去吧,要知道她随时都可以让我们离开这里。”
Jack想了想,还是听了Will的话,要知道Calypso可不一定有耐心等他们在她的神殿前纠结一个铁匠是不是精灵。
美人鱼自愿献出的眼泪,是进入神殿的基础要求,光这一点就足够大多数人放弃了。当然,想要进入神殿,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要看Calypso的心情。
“进来吧,乘坐黑珍珠号而来的人们。不要在神殿的门口徘徊惊叹了,这甚至比不上多瑞亚斯的千石窟宫殿。”Calypso的声音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脑海,那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而转眼就已无迹可寻。
“千石窟宫殿”,Henry觉得这个地名和他父亲说的一些地名风格很相似。
与那些王公贵族们金碧辉煌的宫殿不同,Calypso的宫殿可以说完全是由自然装饰的。大殿似乎是镜像的,海女神端坐于王座,居高临下地看着来访者。她所在的这一边是由海洋装饰的,彩色的贝壳拼出了海上的奇迹,圆润的珍珠无处不在,;另一边则像是森林中的宫殿,多样的植物展现了陆地的风采,纯净的宝石随处可见。他们从没有见过这样的Calypso,这样美丽优雅的Calypso,如此迷人,如此高贵。
凡人难以直视女神的光芒,即使表面如常,也还是保有一颗敬畏之心的。
“我想你知道我们为何而来,Calypso.”Jack用他一贯的语调说。
“是的,Jack Sparrow,我知道你们为坠入海洋深渊的Hector Barbossa而来。”女神缓缓说道,“我很高兴你们没有直接去世界的尽头寻找他,因为他并不在那里——坠落从来不能让任何一个鲜活的生命魂归Mandos的神殿。”
“那他在哪里?如果他甚至不在世界的尽头!”一个水手急不可耐,那只名叫Jack的猴子在他的肩上跳着。
“不要着急,人类。”女神的声音中带了些许不悦,“这个世界的秘密比你们能想到的要来得多的多,而你们将有幸窥得其中一部分。”
“我已经说了,坠落不能杀死任何人,所以,Hector Barbossa没有死,Armando Salazar和他的船员也没有死。因为你们破除了海上所有的诅咒,而Davy Jones也是受诅咒的一员,因此他也回到了这里——”
“但是她不会再帮助Davy Jones了。”Calypso的话被一个飘渺却有力的女声打断。一名神情高贵的女子从一扇雕花木门后不紧不慢地走出,步调尽显优雅。她身着绿色薄纱长裙,黑发上的额冠熠熠生辉。
Calypso也不恼,只是笑了笑,“的确,Melian,我的朋友。我不会再帮助那个封印我的人类了。你说得对,既然不朽的精灵都不一定能伴随我们到最后,更何况比首生子脆弱的多、还更容易堕入黑暗的次生子。我已经见够了人类的肮脏,你知道如果不是因为那孩子我也不会见他们。”
“是的,我亲爱的Calypso,我相信你。你一定要记住,我不希望你再次被次生子伤害。”名为Melian的女子说着,坐到了Calypso身边的王座上。
“等等,Calypso,”在场仅有的真正意义上参与了封印Calypso的Jack Sparrow注意到了两位女士话中隐藏的信息,“你说的‘那孩子’是谁?还有这位看上去和你关系很好的女士又是谁?”
“哦,我忘了你们不是阿尔达的人。”Melian说,“你们可以像刚才Calypso一样叫我Melian,也可以叫我Melyanna,这是我的昆雅语名字。我和Calypso共同主管这个世界,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Calypso管理海洋,我管理陆地。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回阿尔达了,那时又是另外两位迈雅来管理这个世界了。”
看着茫然不知其意的人类们,Calypso叹了口气,说:“迈雅与维拉统称为爱努,我们都是Eru Iluvátar的造物,不过维拉比迈雅更强大。我们之前提到的阿尔达,就诞生于爱努的大乐章。然而这个世界和我们这些爱努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这是Eru独立创造的世界,与阿尔达有些相似之处。尽管我们爱努都并不是很想到这里来,但Eru的命令是必须服从的。维拉们需要管理阿尔达,这些不受欢迎的没有精灵的世界就只能由我们这些低人一等的迈雅来管了。不过还好,一千年换一次管理者并不太久,也很公平。”
“所以欧洲人信的什么基督教、天主教,都是他们虚构的?”
“很显然是的。”Melian毫不客气地回答,“有些人愿意向我学习魔法,愿意信仰爱努,但那些自大狂妄的人类将真正的神的信徒视为邪恶的化身,他们是多么愚蠢!那些人类,他们无视我的劝告,不愿遵循自然的规律,追求不属于自己的权利;有些向我学习魔法的人类,也心怀鬼胎,只想用魔法来追寻自身的利益。他们甚至利用魔法与感情来伤害你!终有一天,人类将会为他们所做的事付出代价!人类不比首生子,没有永恒的生命来弥补自己犯下的罪过,他们所做的一切,都要由未来他们的子孙来补偿。恶性循环到最后,这个世界将会毁灭在人类的手上——我已可以看到,千万年后世界末日的惨状。这就是让人类成为世界主宰的后果,即使没有黑暗的仆从的诱惑,他们也会因欲望堕入黑暗!这个比阿尔达年轻得多的世界,终将在阿尔达之前被她的主宰毁灭!”
“Melian,你不必这么恼怒。”Calypso的声音很平静,“我们已向他们伸出援手,他们自甘堕落与我们又有何干。想想阿尔达吧,再过几十年,我们就能回到故乡了。想想美丽的首生子们,他们多么优雅迷人;想想阿尔达的人类英雄,他们多么勇敢正直!我不想让你过多的回忆过去的不愉快,尽管我知道你从未忘却——你可还记得,Beren与Lúthien的子孙后代,在阿尔达建立的功勋与荣耀?为什么要为这个世界的人类动气呢?你这样让第一纪元多瑞亚斯的辛达精灵们怎么想?别忘了我们真正所爱的都在那里,而不在这里。”
“你真正所爱的不在这里?”Jack的语气充满戏虐,“那Davy Jones算什么?别和我说那些有的没的,你们之间那些事我也不想听。Davy Jones做了什么我也都清楚得很——在场的人应该没有一个不清楚的。当年明明是你——尊敬的海女神Calypso——失约在先,欺骗了一个但是并没有多么邪恶的深爱着你的人类。甚至在后来,Davy Jones始终没有忘记你们之间的感情,而你现在却说这个世界没有你真正爱着的?你们那个世界的神都是那样的吗?”
“Jack Sparrow!你什么也不知道!”Calypso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恼怒,“你以为我——一个存在感并不高的迈雅——能力有多强?我又不是Námo!这些诅咒是我延长次生子寿命的仅有的方式!再说了,你以为对于永恒的生命来说,十年很长吗?当年Melian和Thingol才真的是‘一眼万年’!——抱歉,我的朋友,我无意提起陈年往事。何况他在海上航行时也随时都能见到我——我随时可以上船。Will Turner也知道,摆渡亡灵时遇见我是常有的事。Davy Jones,他仅仅因我那一次被维拉召走就大发雷霆,还不都是因为他对我积怨已久,只差一个发泄的机会!如果说我原本与他还有些感情,那么在他联合你们这些海盗王将我封印在凡人的躯体中之后,我对他仅剩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算了吧,我就不该指望你们这些人类能理解迈雅。你们只要记住,我和Davy Jones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我也不会再帮助那个愚蠢的人类了。你们在这里休息一晚吧,现在离开这里我也不知道你们会遇到什么。跟着美人鱼的声音,你们会到你们该去的房间。不要动不该动的东西,出了什么事我概不负责。”Calypso又平静下来,声音里带着上位者的骄傲。
“等一等,”Melian说,“Will Turner,我们有些事想和你聊聊。”
“我的荣幸。”Will轻轻一笑,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朝着两位女神的方向走去。

【魔戒/加勒比】Wish Upon A Star ⑵

Chapter 1:http://rhea-silvia.lofter.com/post/1efe1ed3_11393a29
---------------------------------------------
Chapter 2 Mermaids

人皇加冕后一年,绿叶森林的Legolas王子殿下前往维林诺代看望西渡已久的Orohper的妻子,Thranduil的母亲。
然而一向平静的海面突然变得波涛汹涌,像极了人类的海域。
精灵们是在维林诺醒来的,几乎所有精灵都在,唯独缺了Legolas殿下。
*********
Jack无法反驳Will的话,还好Gibbs及时出来圆场:“船长,这里就是美人鱼海域了。”
“小心点,孩子们,”Jack一副过来人的口气,“美人鱼可不像她们的外表与歌喉那么美好。我们还要美人鱼的眼泪呢,真是麻烦。”
Henry和Carina流露出好奇的神情,Will却是满不在乎:“我以前也见过美人鱼,她们对我很友好啊,我看那些被美人鱼杀死的人类都是自己找上门去的吧。她们很好其实相处的,根本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
Jack感觉聊不下去了,跟着Gibbs走了。留下Will继续给Henry和Carina讲“真实的美人鱼”。
船靠岸了,Jack指挥几个水手搬下了一条小船。
“Will,既然你和美人鱼们相处的不错,那就你去吧,我可不想和美人鱼起冲突——她们太恐怖了。”Jack对Will说道。
“我也要去!”Will同意后,Henry立马冲着他父亲喊了一句。
最后,Will,Henry和Jack上了小船。
Henry和Jack默默地划着船,Will放声高歌。几十年前,他也曾在与伙伴们共同的冒险之途中唱过这首Amroth与Nimrodel之歌。几十年后,他的歌声还是一样的动听。
美人鱼们果然被这美妙的歌声吸引了过来,只可惜她们并不会唱这首歌——Jack和Henry都对这世界上居然有美人鱼不会唱的歌而感到惊讶——也就没有出现两大天籁之音合唱的听觉盛宴。
“你唱的这首歌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过?”一条金发的美人鱼好奇地看着Will.
“Amroth与Nimrodel之歌。讲述的是萝林的最后一位精灵王Amroth与他的爱人,美丽的西尔凡少女Nimrodel的故事。我们无法判断这是否是一个悲剧,因为再没有人见过他们,但我更倾向于他们最终在Mandos的神殿重逢。”Will微笑着解答着金发人鱼的疑问,她美丽的金发让他想到了他的父亲。
人鱼再有魅力也抵不过精灵的美貌,更何况她们遇到的可是被称为“绿林之光”的绿叶王子。
“那么,年轻人,你有什么要求吗?我想你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找我们吧。”
“您说的很对,美丽的小姐。事实上,我们需要您的眼泪,希望您能满足我们的这个要求。我们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报酬。”
“你很可爱,年轻人。你有着我们听过的最美的声音,也是我们见过的最美的人。既然你唱出了我们都没听过的歌,那么我想你应该还会很多。如果你的歌声能够感动我们,让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流泪,那我们就会将眼泪给你们。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希望你能教我们几首。”
“谢谢您,美丽的小姐。我会尽力一试的。”
这是一首关于战士们的歌。中洲大陆上的战役数不胜数,从日月升起之前直到Sauron覆灭,各个种族都有许多人因战争而牺牲。他的母亲、他的朋友、他的族人,那么多他所珍视的生命都因战争而陨落,他不可能不将真情流露。
尽管他的歌声不比Lúthien Tinúviel能够感动Mandos,对于从未听过精灵歌声的人鱼们来说也已经够了。更何况,这些人鱼们也了解战争的残酷,也曾与族人并肩作战。
一曲完毕,对音乐十分敏感的人鱼们自然是流下了珍贵的泪水。
“你赢了,年轻人,拿去吧,你值得拥有我们的眼泪。”另一条人鱼说,“那么你愿意教教我们吗?更欢快一些的乐曲,可以吗?”
“感谢您的慷慨,美丽的小姐,能得到您们的认可是我的荣幸。欢快的乐曲我也会不少,这来自精灵中的西尔凡一族,没有固定的旋律,非常随性。”
他哼起了西尔凡小调,配以随意的歌词。人鱼们慢慢摸到了门路,也跟着哼唱起来,这一场视听盛宴,让旁边的两位人类陶醉于其中。
“谢谢你,友善的年轻人。你教了我们新的乐曲,我们也不会伤害你。去吧,年轻人,和你的同伴们前往你们的目的地吧。海女神的神殿可没有那么好找,你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感谢您的祝福,善良的人鱼小姐。您们与传言中的人鱼并不一样,我更相信那是人类出于对人鱼一族美貌与歌喉的嫉妒之心而编造的流言——人类确实是极易堕落的种族。愿Ulmo大神保佑您们在海洋中的家园不受人类的侵犯。星辰与您们同在。”他又行了一个标准的精灵告别礼。
这一套对人鱼们来说显然很有效,心情愉悦的她们微笑着回到海洋深处,她们都很喜欢这个礼貌友善的帅气人类。
“你们看,没什么难的嘛。我们回去吧。”Will心情很好地笑着。
Jack和Henry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默契地开始把船往岸边划。Will怎么可能不懂他们是什么意思,只是他宁愿放任两个人类自己慢慢想也不愿多讲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世界的故事。
回到岸上,众人立马围了上来。Will拿出精致的小玻璃瓶,美人鱼的眼泪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光,与他美丽的金发交相辉映,俨然神圣不可侵犯。银白色的珍贵液体,让他不禁想到了精灵们热爱的星光,这个世界的星光远不如阿尔达的星空来的璀璨。在大绿林最高的一棵树上,他每此都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象。
不知是哪个水手先叫出了声,才有人反应过来,他们怎么那么轻松地拿到了美人鱼的眼泪。Jack和Henry你一言我一语地把过程大致复述了一遍,水手们有开始起哄,让Will再唱一曲。Elizabeth在一旁笑而不语,Carina看着Elizabeth的表情若有所思。他还是唱了快乐的西尔凡小调。在所有这些种族的歌曲中,他还是最喜欢西尔凡们随性的曲调。随心而变,毫不死板。西尔凡们没有那么睿智,但更懂得享受生活。
一曲完毕,Elizabeth终于出来给丈夫解围,好不容易才让人都上了船,抓紧时间赶路。
“你父亲套路真深。”
“我说了吧,他比我母亲还懂套路。我每次试着套路他都要被他反套路。你能想象我这一年时怎么过来的吗?”
“呃......你有一个套路深不见底的有洁癖的战斗值爆表的贵族出身的美丽母亲和一个套路更深、洁癖更重、战斗值更高、可能是精灵的比你母亲更美的父亲。年轻人,不容易啊……对了,根据我对你们战斗场面的观察,你大概能和你母亲打个平手。”
沉默。
“你是没见过你父母结婚的场面,两个人那个配合打得,Davy Jones都看不下去了,真的是闪瞎眼。”
沉默。
“当时还是Hector给他们证婚呢。我还记得他说了一句‘快亲上去吧’,然后他们就真的在一群打不死的人中间接了吻。”
沉默。
“Jack,你是不是想说我比起我父母简直就是弱爆了?”
“是的。他们开挂的人生你就别比了。还有人将Will称为‘加勒比海第一挂’,因为Calypso对他特别好——摆渡亡灵的时候,他可是翘了好多次班。我还曾亲眼目睹他与Calypso的交流,Calypso那态度可真算得上是亲切了。你看,连美人鱼都喜欢他,他怎么是你能比的呢?刚才那几条美人鱼看Will的眼神有多温柔,看我们的眼神就有多嫌弃。‘加勒比海第一美’的称号也被他夺去了,之前有好多女海盗不服,就像Angelica,但她们见到他本人之后都自叹不如。”
“所以我父亲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类!”
“没错。你再想想他的歌声,他对美人鱼行的那个礼,他唱的歌,他怎么可能是人类!”
“所以Will/我父亲一定是一个精灵!”
Carina和Elizabeth告诉了Will她们听到的话。
Will眨了眨湛蓝的眼睛,对老朋友和亲儿子说:“你们怎么会这么想呢?精灵的身体怎么可能这么脆弱!
明明你这才是种族歧视吧!Jack和Henry暗自腹诽,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船长——”Gibbs叫到,“回来掌舵!”
Jack毫不犹豫地抛下队友走了,Henry望着他小树一般挺拔的父亲给了自己一个关爱中二少年的眼神,向Jack的背影投去一个眼刀。Jack感觉背后一凉,摇了摇头,拍了拍大副的背:“干得好,老伙计。”

【魔戒/加勒比】Wish Upon A Star ⑴

慎入
Crossover:魔戒+加勒比海盗
又名:人人都爱小叶子
没错我就是要苏叶子(虽然叶子已经是中土第一挂了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时间线:第四纪元初,接加五结尾
CP:全部官配
当然会有非官配CP不定时乱入
也会有些角色之间的关系暧昧不明
*设定Will一直是Legolas的样貌,Henry也是金发*
风格:偏正剧,不定时发疯
----------------------------
Chapter 1 Will Turner?

Turner一家终于团聚了。
Jack和他的船员们在黑珍珠上向他们挥手。Turner一家也向他们挥手告别。
他们都清楚地记得在海上的这些年,Jack Sparrow和他们一起经历了多少,而现在,他们终于要分开了,就像和Hector Barbossa一样。
他们应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出海了,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是爱着海的,尤其是Will,他能感受到海的召唤——即使他不再是荷兰人号的船长。可是陆地对Will也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他们还是在陆地上过上了正常生活。Bill正在以可见的速度衰老,而Will和Elizabeth看上去却比他们的孩子大不了多少,当然他们也没有多想——Jack Sparrow看上去也没多老啊,他不还参与了Turner一家三代人的人生嘛。
Henry和Carina完婚不久,Bill就去世了。Jack也带着他的船员们来参加了他的葬礼。“Pirate's life.”Jack是这么说的。
Turner一家再一次登上了黑珍珠号。当然他们不是漫无目的地在海上航行,Jack试图复活Barbossa,就算是为了Carina他们也得跟去,而且Will和Elizabeth还有另一个目的。
夜晚,Will独自站在甲板上,金发在星光的照耀下更显夺目,似乎他整个人都在散发着微光。
“我刚见到这个小铁匠的时候他就是这副样子,怎么他现在看上去还像二十多岁的样子啊?”Jack语调微微上扬,“你们看他那对尖耳朵,他不会真是精灵吧?”
“我同意!”Gibbs附和道,“你觉得呢,Henry?那可是你爸啊。说真的,和自己父亲看上去一样大是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无非就是和他一起出门会被当成一对兄弟,没人会信我是他亲儿子。”Henry也很无奈,“他有一种神奇的亲和力,他笑起来几乎没人抵抗的了,甚至动物都对他很友善。”
“如果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没领教过他的剑术,我大概真的就被他的笑给骗了——他笑起来太可爱了!”Jack几乎叫了出来,Gibbs忙按住他。
“他们都说我父亲比我更可爱......”Henry有些沮丧。
“Henry,”Carina适时地安慰他,“你可不能这么说。你也很可爱啊——不过你父亲的确比你更可爱。”
妻子也来补刀,Henry今天也很心累。
“Lizzy!”Carina叫住了从船舱里出来的Elizabeth,“Henry在抱怨Will比他更可爱,快来劝劝他。”
“真的吗,我的孩子?”Henry点了点头,Elizabeth继续说了下去,“不要想不开嘛,我的Will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你和他有什么好比的呢?”说完,Elizabeth摸了摸Henry的头,向Will走去。她挽住了Will的手臂,光明正大的秀恩爱。
Jack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Gibbs和他的船长一起笑。Carina学着Elizabeth的样子摸了摸Henry的头,Henry顺势把头靠在Carina的肩上。Jack和Gibbs笑不出了,两代人一起虐狗很有意思吗?现在的Henry露出了报复社会的笑容。
航行第一天的夜晚,如此欢乐。
“我还是觉得那个小铁匠是精灵。”第二天,Jack再次提出了这个观点,“上次我们扯远了,这次我们来讲讲别的——他的宗教信仰。”
“我爸不信基督教,也不信天主教,怎么了?”Henry不解。
“但是他说的那些神祗的名字你以前听说过吗?”
“好像没有吧……”
“你知道Eru Ilúvatar是谁吗?维拉是什么?还有Elbereth,她又是谁?”
“我不知道......”
“还有星辰!他对星辰也有不一样的解读!”Carina突然插了进来。
“啊,是的,Carina,星辰。我记得他最常说的好像是大希望之星?”
“是的!他曾和我说过一些星辰的名称,我记的最清楚的就是大希望之星Eärendil,夜空中最明亮的星。”
“Carina,你怎么相信这些了?”
“我怎么不能信这些?我已经明白了,科学真的敌不过超自然力量——至少你不能在水下用枪。”
“好吧,不过我们的重点是这是哪里的说法。这关系到他的种族问题——他长得比美人鱼还好看,怎么可能是人类!”虽然Jack是这么说的,但要知道,在Will出现前他可是加勒比海第一美,但是Will都美的开花了,严重威胁了麻雀在加勒比海上的地位。但如果他不是人类,那就另当别论了。
“长得好看就有错了?我父亲就是好看怎么了?我母亲和Carina也都很美呀?”Henry不服。
“但你不能否认,她们长的都没Will好看——我还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人呢。”Gibbs不知什么时候到了Jack的身边。
“还有美人鱼们,她们的颜值也没你爸高。”Jack与他的大副依旧站在同一条战线。
“我爸很好看,也很可爱。我们昨天晚上就讨论过这个了。”
“所以你到底赞不赞同我们的观点?”
“又有多少人赞同你这个脑洞大开的观点呢?”
“除了你们一家,我们全船人都赞同。”
Henry无言以对,不过Carina还是偏向科学的,“但是传说中的精灵都精于魔法,一旦失去魔法就脆弱的不堪一击,这一点就对不上啊?”
这次是Gibbs无言以对了,不过Jack还是可以的,“你也说了是‘传说中’了。‘传说中’的美人鱼对人类深痛恶觉,我之前遇到的那条美人鱼可是和一个小神父相爱了。‘传说中’的神祗是人类绝对无法匹敌的,但Calypso还不是被我们这些海盗王给封印了?所以,传说可不是完全正确的。”
“精灵就是‘传说中’的生物呀,几百年来从没有人宣称自己见过精灵,说不定精灵都是不存在的呢!”
“那你怎么解释他所说的那些我们都没听过的名称,如果他不是精灵?”
“可能是另一种文化呢?”
“哦?那我在海上这么多年都没听过任何一个人讲过这些又是怎么回事?”Jack不依不挠,“而且他还知道那么多烦的要死的礼仪,甚至很多是Elizabeth都不太清楚的,那又是怎么回事?”
“他曾是皇家海军的一员——”
“我还见过英国国王呢,小朋友。皇家海军的规矩我也清楚得很,那些贵族都没他那么讲究。他知道很多事,会的东西也很多,但恕我直言,以他的成长环境来说,他不该会那些东西,也不会对那些事了解的那么清楚。”
“这么说好像也有些道理……”Henry几乎信了Jack的话了,“他知道很多贵族的社交套路,比我妈的套路还深;他很讲究礼节,像是从小就是那么生活的;他对红酒有特殊的好感,而且对酒的要求很高;他有一次看到一个手上戴了四个戒指的贵族,眼里流露出的却是怀念;他总和我说,我应该珍惜现在的生活......”
“不对,”Carina不服,“那明明更像是曾经的贵族,而不是精灵。”
“但是,Carina,”Jack说,“他还有洁癖呢,你们见过哪个海盗那么注重卫生?”
“真是这样!无论在什么地方,他好像一直在发光,那种浅浅的柔光,衬得他更美了。”
“不不不,这些都不是重点。我说,你们难道不觉得他看我们的眼神很奇怪吗?”Gibbs提出了他的问题。
“怎么奇怪了?”Henry不理解。
“怜悯。”Jack深情复杂,“有时候他看我们的眼神里,是怜悯,还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我才是年轻的那个,他倒是活了几百年了。就像Henry你说的,他看很多东西的眼神都是怀念。那些宝藏、那些金币,旁人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抢,而他呢,只是远远地看着,好想在回忆着什么事,还会笑出来!他笑起来倒是好看,只是在那种时候笑出来真是怪恐怖的。他的面容不变,奇怪的是他的眼神,二十多年了还是一样的清澈明亮,要知道在海上摆渡亡灵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我问过我母亲为什么我父亲摆渡了二十多年的亡灵还是那么开朗、那么阳光,我母亲当时说,‘高贵的灵魂和纯洁的心灵永远能在黑暗中看见希望。’我当时觉得她是说我父亲乐观,但按Jack你的说法,这就没那么简单了。”
“小Henry,你已经领悟了我的精神。”Jack说,“这句话的确是在说Will乐观,意思可觉没那么简单。你看,‘高贵的灵魂’、‘纯洁的心灵’,这两个词的意义可不轻啊!‘高贵的灵魂’我们还是经常用到的,Elizabeth用到这个词也很正常。‘纯洁的心灵’一般是用来说什么的?是那些不谙世事的单纯的孩子啊!——至少绝不会是一个海盗。Will可不是什么孩子了,这个词用在这里就不恰当了吧。但如果他不是人类,而是精灵,那就又不一样了。精灵本来就是一个高贵且纯洁的种族,他们的灵魂一定是比人类更高贵的,他们的心灵也一定是比人类更纯洁的,因为他们是一个善良的种族,他们代表光明。那么Elizabeth用‘高贵的灵魂’、‘纯洁的心灵’和‘充满希望’来描述她的精灵丈夫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Henry若有所思地点点头。Carina对此不做点评。
这时,当事人Will走了过来,“你们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父亲,Jack有些问题要问你。”Henry飞快的卖了队友,Carina在旁附和着Henry.
Jack在心里默默地过问了Henry全家。看着Will那张天使一样的脸,他当然问了出来:“你觉得精灵是一种怎样的生物?你觉得他们真的存在吗?”
Will看着Jack一本正经的样子,强忍着没笑出来,理所当然地说:“精灵当然存在啊,你怎么会提出这种愚蠢的问题。质疑Ilúvatar首生子的真实性,也亏你想的出来。首生子们优雅、善良,与世界同寿,是力量与美的完美结合,他们是神祗们的朋友,自然的朋友,他们始终坚守在光明的阵地,不惜一切代价对抗黑暗,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不,没什么。”Jack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有些失态,“我只是在想,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有关精灵的事?”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呢……”Will微微一笑。